快捷搜索:

暗夜里的灯

我时常在漆漆的暗夜里,拧开床案上的灯,深怕灯的亮光耀着身旁那儿熟睡的妻子,用枕巾去遮挡在灯的上面,总觉得可以的,但还是有光儿透露出来,在暗夜里哪怕像似莹火虫一样的一点光亮,也会遭惹人的神经的,何况我这灯儿呢,习惯了,就只有这么下去,不厌其烦的去打扰这暗暗的夜。

人的命是两种生命的组合体,你不但要顾及吃的那条命打理,去维持必备所需的一切,这个物的命打理得差不多了,又要打理那个精神的命,这个精神的命的打理,很多人认为是可有可无的东西,之所以就把它放在了角落里,长期以往,精神里的它,就开始萎靡不振,导致萎缩枯竭,最终于消亡待尽,在,不用则废,自然法则面前,人人必须无条件的去遵守它,精神那个命一旦失守,脑细胞就会大面积坏死,为什么说人老了其智力就与儿童的智力相差无几呢,即所谓说的老小孩原理是一致的。就剩下吃的命了,为什么文学家,艺术家都会是长寿呢,在医学上讲,代表人真正死亡的是,脑死亡。所以国家提倡国民要读书学习用意的所指,经常动动脑,学学,研研,找些适合自己的喜爱,喜欢的事与物,去探索,去幻想,为的是不让它闲下,总让它处在一个正常的状态下工作着。

读书,学习是精神的粮食,不精心用这些‘粮食‘去经常的喂养它,它怎么生存的好呢,所以我深怕自己以后成为一个‘植物‘人,总是故意的找些事来,就是无事到家边公园里,超市,街头买菜呀,等等包括我的各类活动,我都主动的留心去观察所发生的一切现象,我通过这些表象经过大脑去思维,判断,分析,推理出好坏优劣来,形成自己的意识,这些东西多了怕忘却了,我就少睡些觉用上个巴小时的写下来,写完了心就安了,不然心总是拱互收收的,时间长了就形成了条件反射,一道暗夜的那个时候,精神就开始复苏,总有写不完的东西,妻总说我你有什么可老写的呢,有什么可写的价值呢,她说的没有错,但我总以为一个人,认识不到自己的生命里还有那个有精神呐,就会混日子,混年月,一年一年重复的活着,对于一个觉悟的人是不会这样生活的,那个不用则废的话总在我耳边回响,一想就害怕起来,所以就任少吃些饭,也不要让那个精神什么也得不到,让它死去,世界上什么都是可以死去的,惟有人的精神是永恒的,人没有精神的相伴,那么与猪狗又有何分别呢。

正因为这些,我总不愿停下精神上的需求,总让它去思索,想象,远方,未来,宇宙,人生意义,人为什么活着,等等些问题,觉悟,修行,上升到一个高级的精神层面上来,写到这里我感到有些困意了,生命里那个吃货有些招架不住了,到此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