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父亲…

父亲离开我们将近八年了。他是个高寿老人,活了九十岁。

父亲幼年失父,与我祖母相依为命,从小也挺苦的。听他说,很小就离开家乡到上海学徒。可是后来我家的成份是资本家,原因是父亲后来开了一家小厂,有几个工人。

在我的记忆中,父亲的手很巧,总喜欢摆弄一些机械性的小玩意儿,有时家中的什么东西坏了,他拨弄拨弄总好了。也许是有着爱动脑的秉性和农村孩子不怕吃苦的朴实勤俭,他在独闯上海滩之后的十几年后,摆脱了贫困,养活了一大家子老老少少十几口人。这真是一个靠勤劳和智慧走上“小康”之路的人。他对那几个当学徒的苦孩子像对自己的儿子一样。在父亲享年的九十中,这些徒弟年年来看他,除了文革期间。

但是就这么一个内向,善良的人,在文革中却吃了不少苦。我也不想再回忆起那些,只是有一次父亲的脸被红卫兵打得肿了起来,一边高一边低,满脸青紫。下班回来他却什么也不肯说,还强带着点笑意跟我们顾左右而言他,那一幕实在是忘不了。

一个苦孩子的奋斗,有时候竟会成为一种荒诞的黑色幽默。所幸,那种时代已成往事。

父亲的文化程度不高,可是凭着聪慧,竟也粗通文墨,识文断字。他是个好静之人,最喜欢读书人。我们家有四个人当老师,也许与父亲有渊源,血脉中喜爱读书。

记忆中父亲虽不是一个文化人,却有着自己的优雅。几十年来,从不见他与弄堂里的邻居开过粗俗的玩笑。哥哥结婚后,来了嫂子,他们与我父母共同生活。大热的天,我们见父亲总要在汗背心外套上一件短袖衬衣,内裤外也必定会穿上西短。

父亲是一个在生活中很知足的人。看他每次吃饭,很有意思。不管菜多菜少,菜荤菜素,他都会细嚼慢咽,津津有味,一顿饭吃很长时间。喝点小酒,是他每天的功课,这也许是他长寿的秘诀。

父亲走的那天,很安详。我赶了过去,用热水替他擦了全身,尽了自己的一点心意。因为平时是哥哥姐姐照料他,我住得远,没法尽孝

父亲,你在天堂可安?你走了之后的半年,母亲也来到了你的身边。虽然你俩都是高寿而走,可我们毕竟失去了父母,那老家也不复存在。

父亲,儿女永远记得你们的容颜,不管时光流逝多少年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